客户/ 投资者/ 从业者/ 研究者/ 求职者 English

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学问 > 风采中核
她是核专利领域符号——记核信息院副总工程师高尚梅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2018年11月09日

  10月30日,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来自中核集团中国核科技信息与经济研究院的高尚梅作为核工业唯一的大会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现特刊出中国核工业报专访高尚梅的文章,展现其在核工业阵地上做出的卓越成绩和女性风采。

  过了知天命的年纪,高尚梅依旧忙碌,甚至更胜从前几分。

  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前的一周里,她在调研美国行波堆技术在中国的专利申请情况,为接下来召开的行波堆有关燃料技术及路径的专家研讨会进行准备,同时,还在中核工程咨询有限企业田湾项目部和福清项目部进行了两场常识产权专题讲座,并为下周的一场培训准备好了资料。时间往回倒推,她调研了国内外环形燃料组件技术在中国申请专利情况,撰写环形燃料组件技术专利态势分析调研报告;再倒推,她参与了中核集团与俄罗斯合作项目中的常识产权谈判;诸多的开会、培训、出差是其中不可或缺的“插曲”……密集的工作安排,与她办公室里到处堆积如山的书本和资料相互呼应。

  是的,在中核集团乃至核工业行业、国防科技工业行业,每当遇到与常识产权有关的问题,人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找高尚梅吧”。不夸张地说,高尚梅已经成为核科技与专利交叉领域的一个名牌、一个符号。

  高尚梅现任中国核科技信息与经济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兼职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常务理事。然而,这些名头并不是能代言她业务能力的全部。

  从1987年大学毕业进入核情报所(核信息院前身)从事专利工作开始,高尚梅在常识产权领域里整整沉淀了30年,见证了这个行业从乏人问津到风生水起的全过程,她自己也在这股越吹越劲的风中,不断地努力深钻,最终使“常识产权专家”成为身上最亮的标签。

  “专家”的称号罩在头顶,高尚梅却时常感到惶恐,她将自己所拥有的成就更多地视为时代和命运的馈赠,定位自己是“时代的幸运儿”。究竟哪种身份更贴近她?随着记者与她交谈的深入,答案逐渐明晰。

  并非天赋,她只是享受学习的过程

  高尚梅似乎有奇能。查询专利,她总能比别人检索到更多的信息;提供常识产权咨询意见,她的见解总是被夸“颇具建树”;参与项目谈判,不是学法律出身的她,对法律条文却信手拈来;谈起技术路线,她有时比科研人员说得还要头头是道。

  让人直呼“神了”的结果其实并非来自天赋。

  从西安交通大学反应堆工程专业毕业后,高尚梅服从分配来到了她想象中的“搞谍报工作的小白楼”核情报所报到。“入职后,领导跟我说你就搞专利吧,就这样我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个行业。”彼时,国家《专利法》刚颁布两年,没有多少人弄得清到底何为专利,工作又该如何开展。放眼全国,这都是一个再冷门不过的行业。

  “我所在的科室有十多个人,大多是老同志,最年轻的也要比我大24岁。”研究专利的重担更多地落在了高尚梅这位年轻人身上,她像学生时代那样又拿起了书本开始学习。上班第二年,她主动学习了刚刚兴起的计算机检索技术。“那时候,处室里就一台电脑。”高尚梅参加完培训回来,成为所里第一个使用电脑检索专利的人。“每次检索时,我都会告诉自己,就我一个人会用电脑,一定要仔细,千万不能漏查。”其实,在计算机兴起之前,为了检索,她常常要骑上自行车去图书馆、国家常识产权局查阅纸质资料,一页一页地翻、一条一条地记,经常一呆就是一整天。“有时候要连续去一个星期才能查全,我的检索能力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那些年,无论冷门的常识还是热门的专业,只要认为对工作有用的,高尚梅都会“扑上去”学。1992年、2000年,她先后参加了中国政法大学涉外经济法培训、华中科技大学经济法学课程学习,白天上班,晚上上课,前后坚持了三年多。上世纪90年代后期,资产评估掀起热潮,她跑去考取了注册资产评估师。这么多年她看过的书都保留了下来,放在办公室里,“工作用到时方便随时翻看。”

  大学里学的专业她也没有落下,一直坚持跟踪、研究国内外最新核技术动向。有人曾问她,这么个学法,苦不苦?“我不觉得苦,反而很享受这个状态。”

  专利常识、法律常识、核常识……随着对这一门门常识的精通,彷佛施了魔法般,高尚梅渐渐找到了这些学科之间的结合点,摸到了工作的“窍门”。核情报所专利中心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副主任、主任……职位的攀升折射出她能力的跃升。而“无意中”她也“幸运地”成为了日渐流行的核科技与核专利交叉学科的“先行者”。

  命运似乎自有它的安排。如今,常识产权在企业发展中越来越受到重视。去年下半年,在中核集团对俄谈判中,高尚梅第一次作为主谈判人员坐到了国际合作项目的谈判桌上。而面对俄方的一群法学博士,她多年前学过的国际法常识也派上了大用场。

  就这样,在常识产权的热风还未吹起时,高尚梅没有考虑个人出路,没有计较利害得失,一头扎进了这个领域,一学就是十多年。当年她在时代洪流下的选择与坚守,可能正是她在今天闪耀夺目的缘由。

  从“外协”到“先行”,一位常识产权工编辑的蜕变

  2010年,中核集团龙腾2020科技创新计划发布。自2012年起,高尚梅所在的核信息院以“外协”单位身份协助了该计划第一阶段中的ACP1000、CF燃料元件技术等项目的常识产权工作。2016年起,核信息院以“承研”单位身份参与了该计划第二阶段中的“华龙一号”型号标准项目、泳池式低温供热堆项目的常识产权工作。

  多年前高尚梅就提出过让常识产权介入集团科技创新过程的设想,借助龙腾计划这股“东风”,她的想法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对于技术创新,大家专利人员与科技人员一样能发挥重要的作用。”每当说到这里,高尚梅都会提及她最喜欢的“盲人摸象”的故事。在她看来,每个人由于工作不同、经验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自然就不同。也许你看到的是“象的耳朵”,我看到的是“象的鼻子”,大家只有把看法综合到一起,才能完整地看待一个事物。

  选择走一条从未走过的路,必然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并需付出加倍的努力。“设计人员每设计完一项技术,如果我通过检索专利发现业内已有相同的设计,那我就要把技术路线研究明白,为技术人员提出不会侵权的改进方向。”这也是让常识产权人员参与科研全过程的初衷。

  在近期的一个项目中,高尚梅把美国行波堆在中国的100多项专利申请资料中的技术图纸全部打印出来,“锁板316、样条轨318、密封环、限流口……”每页图纸上都被她密密麻麻地标满了这些拗口的专业名称、技术指标。足足花了近两周的时间,她把行波堆技术从核材料的成分到燃料组件的结构特点,研究得明明白白。

  “专利代理机构不能只局限于专利代理服务,一定要融入国民经济发展主战场,服务于科技创新、产业发展、国际贸易等。”多年的所知所学,让高尚梅对常识产权的认识和解读比别人高了不只一个维度。在一次行业交流会上,她的这番话得到了参会的其他同行、学者、专家的认可。

  在这样的理念下,她有了更超前、更大胆的想法。她提出,跨国集团、同业者为了保护技术、垄断市场惯用“专利先行、跑马圈地”策略,针对这一情况,常识产权工作应该起到专利预警的作用。在中核集团的产业范围内,跟踪跨国集团、同业者在中国乃至在其本国最新专利申请情况,了解跨国集团、同业者技术发展方向和国内外市场动向,然后根据专利进行策划布局,把集团各个领域的专家集合起来,进行沙盘推演,把推演出的符合实际的科研设想先进行专利申请,然后再进行科研立项验证。也就是让常识产权工作走在科技创新的前端。

  她笑称:“这叫‘走他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科技发展到今天,绝对不是一张白纸等大家去画美丽的图案,而是一盘没有下完的多个对手的彩色围棋,需要大家在缝隙中去寻找落子点。”

  她还想走得更远。国际通识认为,当下的科研分为三个阶段: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开发研究,前两者偏理论,后一项偏实践。高尚梅认为,常识产权工作应该为核工业的“开发研究”提供源源不断的新动力。通过同业者专利申请中公开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技术信息、公告的法律信息,选择具有专利技术优势的科研院校或单位,通过合作开发或者转让、许可途径,获取常识产权的所有权或使用权,从而推动从应用到开发的实践,也提升了中核集团的科技与经济体量。

  总结自己走过的30年,高尚梅认为自己“一直在变”:“在中核集团的科技创新、产业发展中,我从旁观者变为外协者,直到变成了参与者,现在希望成为先行者。”同时,她认为自己“从来也没变”:“我做的依然还是常识产权工作。”

  这同样也是中国常识产权道路的变与不变。

  “身为核工业人,你有什么理由不优秀”

  由于长时间地坐着查询资料、撰写报告,高尚梅的脊柱旋转右侧弯曲变得越来越利害了。她的同事告诉记者,一天中好几次路过她的办公室,都没见她换过坐着的姿势。“我的肩部和背部顽固性疼痛,肩关节的活动严重受限。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往床上一趴,疼得实在受不了了。”为此,高尚梅自己还想了个不算办法的“办法”,“我坐着时有意识地向左倾斜,这样能稍微减缓一下脊柱向右弯曲的程度。”由于需要特别地用力,采访中,记者看到她座椅左边的扶手已经被她的胳膊磨烂。

  即便这样,她也从没想过让自己轻松一点、少做一点,甚至还会主动做更多的事情。撰写专利报告,她会不断地否定自己,把几百页的内容改了一遍又一遍,“总想让方案更完美一些”。带项目组,组里的年轻人由于缺乏经验,写出来的报告通常不符合要求,哪怕再忙,她也会找时间竭尽自己所能为他们引导。

  面对称赞,她称“这都是来自核工业的传承”。“以前,科室的老同志们大多是三线建设退下来的,他们毕业于名牌大学,都是国家的高材生,却又为身在核工业而深深自豪,他们不怕吃苦,多艰苦的困境都走出来了。他们也时常给我讲‘两弹一艇’时期核工业人经历的艰难历程,老一辈核工业人的理想信念、工作热情,至今对我影响很大。”

  她至今也非常感念老同志们对自己的培养。“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我的眼界、技能,更多地都是跟着老同志一点一点打开、获得的。”“老同志们对工作非常认真严谨,我的工作出现失误时,几乎每个人都会给予我引导并提出修改意见。”正是在这种环境中,高尚梅“在不断否定自己的过程中成就了自己”。工作中每当产生懈怠的情绪,她一想到核工业前辈们,就会拷问自己:“身为核工业人,你有什么理由不努力、不优秀呢?!”

  然而,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正是对工作的高度热忱与倾情投入,致使高尚梅无法给家庭留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采访中,她流露出对父母、女儿的愧疚。父亲病重临危时,被工作“绊住”的她,没能常回老家探望,也没能把父亲接到北京来诊治,这成为她此生的“痛”。谈到这里,她潸然泪下。

  对于女儿,“1998年当上室主任后,工作变得忙起来,好多次,周末只能把她锁在家里,自己去单位加班”。有时,即使她身在家中做着家务,脑子里却想的是“这个项目是否有更好的路线方案”,女儿常抱怨她“神游天外”。作为一名女性,在家与事业之间,她没有刻意去选择,只是当工作来临时挺身相迎,却总是“忠孝不能两全”。好在女儿毕业工作后,如她一样勤奋、努力,这让她备感欣慰。

  她被选为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的消息传来后,周围的人都为她感到高兴,认为她实至名归。她却说:“由于行业的需要,很多核工业人都要在艰苦、偏远的一线工作,他们要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种种艰辛,并为之付出更缜密、更深入的科研努力,其中的核工业女性更是如此。我只是她们当中的普通一员。”

  记者手记

  一位常识产权专家的精神世界

  与采访前我想象中的侃侃而谈、信心百倍不同,在与高尚梅交谈的过程中,我更多地感受到的是她身为核领域常识产权专家的“诚惶诚恐”:“每接到一个项目,我的压力也很大,常常要调研、研究好多资料,生怕写出的报告不能给领导决策提供正确的咨询意见。”“给单位讲课前,我会提前在网上尽可能多地了解这家单位的情况,就怕讲的内容人家用不上,白耽误人家的时间……”

  随着与她交谈的深入,我渐渐地了解到这份诚惶诚恐,更多地是由于她始终认为自己不过是“时代的幸运儿”,出自她深深地体味到作为一名核工业女性工编辑的艰辛与不易。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专利为何物鲜为人知,也无人重视。大学刚毕业就扎进了这个行业的高尚梅,虽然有许多超前的理念,可是却无法将自己的设想付诸现实。如今常识产权的作用日渐被重视,中核集团在“常识产权强企”建设上也在加快谋划布局。时代发展的洪流终于把机会推到了高尚梅的面前。多年的努力与坚持,也让她异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她在时代的浪潮中奋楫争先,倾自己所能为集团科技创新、产业发展贡献力量。青年勤学,中年担纲,她终成为核行业常识产权领域的栋梁。

  因工作性质的关系,她到过核工业的许多单位,在核工业的各条战线上,看到过许多值得敬仰的女性工编辑。在高尚梅的眼中,这些女同事也许爱红妆,但更爱工装。她们或许平凡普通,但却达到了生命可以企及的高度,她感受到她们拼搏向上的精神,感受到她们给人积极向上的精神指引。每当想到她们,高尚梅都会自省:与她们相比,工作环境不知道优渥多少倍的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不优秀呢?核情报所专利中心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副主任、主任……30年来,在高尚梅的身上,变的是称呼,不变的是固执和付出。

  高尚梅亦从核工业前辈那里汲取不竭的精神动力。在感动于核工业前辈们无悔付出的同时,这样的精神也如钉子一般砸进了高尚梅的人生,她的身上传承了前辈们为核工业发展尽忠义的担当。好多个周末,她只能把女儿锁在家里自己去单位加班;父亲病重,被工作“绊住”的她没能常回家看望……有多少日子,就有多少沟坎。高尚梅并不是对家人“冷漠”,只是当工作来临时,蕴藏在身上的事业本能让她选择了挺身相迎。(记者申文聪 杨金凤 通讯员李丹)

【打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